咆哮小老鼠

關於部落格
咆哮小老鼠
  • 28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33年 為還16.5元工錢(圖)

     黨載重(後排右)、黨治中(後排左)與王生民(後排中)及其家人合影留念   33年前,韓城堂兄弟雇合陽男子挖水窖,還有一半工錢未付雙方失去聯繫   33年中,哥倆一直為此無法安心,並持續找尋挖窖人   33年後,經過努力哥倆終於找到了挖窖人,登門還了錢   1981年夏季,韓城市黨家村一對堂兄弟請合陽縣一村民給家裡挖水窖,欠下一半工錢16.5元未付,孰料之後陰差陽錯雙方失去了聯繫,但找人還錢的念頭,成了兄弟倆的一個心病。去年年底,這對七旬左右的兄弟,終於找到了當年的挖窖人,並登門還上了33年前的舊賬。   1月5日下午,在合陽縣百良鎮段家莊村南阿場組,已經62歲的挖水窖人王生民說起這事也是百感交集,“都過去33年了還記著還錢,真是實誠人。”   付另一半工錢時找不到挖水窖的人了   1981年,韓城市西莊鎮黨家村五組村民吃的是深井水,用轆轤打水費勁也費時。那年春天,組裡的人紛紛請人在自家院子里打水窖儲水。黨載重、黨治中倆堂兄弟順便也請人打了口能存7方水供兩家人用的水窖。當時,他們只知道打水窖的人叫“生民”,是合陽縣人,哪個鎮、哪個村的、姓啥,兄弟倆也沒細問。   兄弟倆所說的“生民”其實是合陽縣百良鎮段家莊村的王生民,當年他只有29歲,農閑時間與8個本村的農民到韓城西莊鎮一帶幫人打水窖掙錢。   “記得當時說定的工錢是33元,打好後先給一半,等水窖裝水試水後不漏水再給另一半16.5元。”黨載重說,“生民是騎著自行車出來掙錢的,起早貪黑挖了4天才挖好,裝水後過了有半個月,我們再找他時,卻聯繫不上了。”   1月6日上午,黨載重回憶說,當初他們也沒在意,想著他會上門來討要,誰知過了一年都不見人來。“當時沒有問清楚人家的詳細住址,也沒有電話。”黨載重說,“那幾年我當民辦教師,學校家裡兩頭跑,堂弟黨治中在家務農,為了生計一時也顧不上找人,但我們心裡一直放不下這事,有空也打聽一下。”   據瞭解,16.5元在1981年也不是個小數目,足夠一個青年人兩個月的生活費。當年,王生民等人在黨家村周邊的村子挖完水窖後,就各奔東西了。王生民去了一家機磚廠打工,但打工不久就出了事,左腳被夾傷,腳面被截去了一半,成了4級殘疾人。“出院後,我行動不便,也就沒有心思去30多公裡外的韓城要那16.5元了,那個年月,農村人經濟都不寬裕。”王生民說,“慢慢的,農村日子也好過了,那些欠錢幾乎都忘了。”   堂兄弟倆曾計劃騎摩托到合陽逐村找人   “找不到當年的挖水窖人,還不上欠人家的工錢,始終都是我們兄弟倆的心病。”黨載重說,“我們這一輩子從沒有欠過人家什麼,就是這16.5元錢老是讓人不安心。”   去年春節,71歲的黨載重和68歲的堂弟黨治中商量,等天氣暖和後買一輛摩托,去合陽縣逐村去找挖水窖人。“恰巧,去年夏天碰到了一個抓蝎子的合陽縣百良鎮人,一打聽,這個人說有個叫王生民的人,年齡與我們要找的人相符,就是左腳有殘疾,具體是哪個村的又不太清楚。”黨治中說,去年11月25日,兄弟倆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去了合陽縣殘聯尋求幫助,在殘聯工作人員的協助下,找到了登記在冊的王生民的家庭住址。   “我們會把最美好的情義帶給最善良的人們”   去年11月26日,黨載重、黨治中一大早就搭車從韓城黨家村去合陽縣百良鎮,沿著108國道一路打聽過去,連續問了13個人,終於在段家莊村南阿場組找到了他們苦苦尋找了33年的挖水窖人。33年後,故人重逢,3人相擁而泣,村民們得知這持續了33年的尋人故事後都很感動,紛紛到王生民家看望問詢。   村民王東升說,“王生民為人實在,他曾經開過煤球廠,別人欠他3萬多元,他從沒上門逼過債。”   “我們來時懷著碰運氣的心情,也沒買禮品,就拿出500元錢,王生民推辭了半天說放下100元意思一下就行,直到我說再不拿,我這一輩子心都不安時,他才勉強收下。”黨載重說,“臨走,生民還把他家的大蔥、紅薯等給我們裝了一蛇皮袋。”這次相聚後,黨載重感觸良多,回家便提筆給王生民寫了一封信,他也希望能夠再跟這位老朋友相聚。之後10天里,他接連打了18通電話,總算把王生民和他老伴邀請到了黨家村做客。到鎮上,找了家好館子大家吃了一頓炒菜,臨走黨載重又給王生民和他的兩個孫子買了MP4、茶葉、小食品等禮物,並將寫的信交給了王生民。   “無論如何,我有決心找到你,否則我就永遠不會安心……我突然有種預感,我們永遠都會把最美好的情義帶給人間最善良的人們……”在黨載重給王生民的信中這樣寫道。   華商報記者 王培民   (原標題:33年 為還16.5元工錢(圖)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